您現在的位置: 首頁 > 媽媽聯系 > 上海助孕世界愛眼日 揭秘鮮為人知的眼科世界

上海助孕世界愛眼日 揭秘鮮為人知的眼科世界

作者:上海新風尚助孕時間:2019-10-08 23:01:57熱度:76888
新京報訊(記者戴軒)今天是世界愛眼日。每年,全球有大量眼病患者面臨視力康復難題。北京同仁醫院是我國頂尖的眼科專科醫院,接診來自全國各地的疑難患者。為了提高醫療水

  新京報訊(記者 戴軒)今天是世界愛眼日。每年,全球有大量眼病患者面臨視力康復難題。北京同仁醫院是我國頂尖的眼科專科醫院,接診來自全國各地的疑難患者。為了提高醫療水平,眼科內部,有著不為人知的小故事。昨日,記者走訪同仁醫院各科室,揭秘鮮為人知的眼科世界。

  昨日,同仁醫院,主任醫師張舒心(右)在給患者檢查。攝影/新京報記者 王嘉寧

  眼病,與心病相伴相生

  “您回去了好好睡覺,睡眠特重要,睡好了,不胡思亂想,病就好得快了!”

  昨日中午12點,在北京同仁醫院眼科會診中心門診,青光眼科主任醫師張舒心送走了半日門診的最后一位患者。小長假結束后的第二日,患者相比往日有所減少,但半天時間里,她也接診了十多位患者。

  趙先生,今年六十歲,兩個月前在北京一所醫院查出青光眼,昨天掛了張舒心的號再次確診了一番。裂隙燈亮起,張舒心檢查之后得出結論:早期青光眼,不嚴重。

  關上檢查儀器,張舒心知道,眼前人的癥結不在眼病,而在心病。不動聲色地“閑聊”下來,果然證實了她的猜想,趙先生性格敏感、焦慮、多思,上一次在外院查出青光眼時,大夫無意間說了一句:“你都六十了,這么年輕啊!”一句話將趙先生嚇住,以為自己病情嚴重,焦慮了好一陣。張舒心將他好好安撫了一回,告訴他病情不重,安慰他放寬心。

  “眼病還需醫心病”,這在青光眼科不是一句玩笑話。張舒心從醫幾十年,所接診的病人特征明顯,想得多、易焦慮、睡不好。“芝麻大的事兒弄成大西瓜似的,心情影響到病情,一糾結眼壓就高了。”她說,青光眼雖然是不可逆的致盲病,但并非不可控制,一方面,患者要發揮主觀能動性,積極地了解疾病的成因與康復辦法,另一方面,大夫也要有十二分的耐心和細心,擅長做一位能醫心病的眼病醫生。

  眼科超聲界“大咖” 下班碼字二十多年

  B超室里,楊文利手持一根“小黑棍”,一邊盯著屏幕上顯示出的超聲檢查影像,一邊笑著安撫檢查床上的病人。身材微胖,愛笑,嗓音溫柔,這位中國眼科超聲界的“大咖”親和力十足。檢查結束后,病人離開房間,他還不忘叮囑一句,別忘了拿好隨身物品。

  不同于CT核磁等廣為人知的醫學檢查,眼科超聲較少被公眾知曉。在眼科醫院,裂隙燈、眼底鏡是常規的檢查工具,但光學診斷對患者的眼部情況有所要求,如有玻璃體積血或白內障,用于探查眼底的光線被妨礙,就需要超聲波來發揮作用。在同仁醫院,大約每十個患者中,就有一個要來到B超室,接受這一特殊的檢查。

  到下午兩點,楊文利的特需門診已經接診了42位患者,昨天一天,接診量有七八十人,工作量不小。

  結束一日的工作后,楊文利回到家中,“勞作時間”并未畫上句號。短暫休息過后,到了21點,“晚自習”開始,他走進書房、打開電腦埋頭碼字。“我們同仁醫院有一部系列叢書,分不同的專業來做,我負責其中的眼超聲診斷手冊,會做成一本十萬字左右的口袋書。”楊文利介紹。

  由于專業出眾,楊文利經常被邀請為各類眼超聲專業的書籍供稿,在超聲室內的辦公桌上,堆滿了各色的“大部頭”,隨便抽出一本,往往就有楊文利的署名。

  “現在是哪本催得急就寫哪本,手頭的這本已經欠賬好幾年了。”他笑道。晚9點開寫,12點結束,然后上床睡覺。這樣的碼字生涯從二十年前就開始,平均每年,他要參與兩本書籍的撰寫。

  昨日,同仁醫院,醫師楊文利在為患者進行眼部超聲檢查。攝影/新京報記者 王嘉寧

  火眼金睛識別假病歷

  “這個,還有這個,那沓加號條,都是假的。”在醫院三樓的眼科會診中心分診臺,護士袁曉鳳打開辦公桌最后一層抽屜,從里面拿出一堆病歷本,這些全部都是她攔截號販子的“物證”。

  邏輯清晰,說起話來中氣十足,若非本人親口承認,很難從外表看出她已經76歲了,在同仁醫院的護理崗上工作了五十多年。袁曉鳳待人熱情,患者有疑惑,她總是耐心解答,除了業務出眾,袁曉鳳還有一雙出色的眼睛:號販子一看一個準。

  字跡是首要的辨認依據。每天,在同仁出診的副高及以上醫師有五六十名,每位醫生寫出的字是什么樣,袁曉鳳爛熟于心,號販子拿著偽造的病歷本來加號,袁曉鳳掃一眼就能劃上×。“這個書寫格式也不對,看這兩行檢測數據,同仁不這么寫。”袁曉鳳指著其中一本假病歷介紹道。哪位醫生偶爾換個寫法、認不出了,袁曉鳳和同事們還會直接找到醫生,叮囑他們要“保持風格”。

  昨日,同仁醫院,76歲的護士袁曉鳳在查看病歷。她能通過筆跡看出哪些是號販子寫的假病歷。攝影/新京報記者 王嘉寧

  除此之外,醫院內部還有獨特的“通行密碼”——兒童刻章。給患者加號,大夫要簽字、蓋章,還要送到會診中心蓋章。和一般的公章不一樣,最近中心所用的是一個可愛的動物紋樣。

  “買了一盒,好幾個,花紋不一樣。一個壞了或者模糊了,我們就更換,然后和掛號處的同事知會。章對了,加號才能通過。”袁曉鳳笑道。不過,隨著醫院防范號販子的新技術越來越多,來到袁曉鳳面前的號販子也越來越少。抽屜里的幾本病歷,都是她之前攔截下的,現在已經是某種有趣的紀念了。

  新京報記者 戴軒 協作記者 王嘉寧

六肖期期准l黄大仙